跪坐在馬桶前。

不自主地突然整個腹肌被強烈的力量扭轉,由於這個壓迫感而發出了豬叫聲般很大的聲響。

怎麼回事這是。心跳一下變快。呼吸變得紊亂。頭撞在馬桶上。

大概是因為強烈的力量讓內臟收縮,隨著文字無法形容很大的聲音,剛剛吃下的止痛劑Calonal 與其他種種化做液狀被吐了出來。

眼睛後面、後頭部隱隱作痛。一瞬間各種念頭同時浮了上來。

這幾天,頭痛一直持續著。

今天從起床就渾身無力得不行。

明明再怎麼感冒發燒也從來不會沒有食慾,剛剛吃的早餐不知為什麼沒有動筷子,幾乎都剩下來了。

再過幾個小時後,為了LIVE TOUR非得從現在所在的自己家裡出發到大阪不可。

又吐了幾次後沖了馬桶,在洗臉台漱了口,簡訊給經紀人突然吐了的事。等待回訊的期間量了溫度。35.5度。異常地低。頭痛加上有點燒的感覺吃了止痛劑是弄錯了嗎?搞不清楚自己是熱呢還是冷呢。

經紀人來了連絡說醫院已經預約好了,匆忙收拾了下搭上計程車。告知去處開車的同時,擔心起由於自己的症狀會不會在車內吐不停。帶塑膠袋來的話就好了。

一邊放空地眺望著流轉的車窗,明天的LIVE還能進行嗎,能就這樣提前到大阪嗎地想著之間,醫院到了。

告知了症狀後,首先進行的是頭部的CT掃描。嘛,就是會這樣吧。

「檢查的結果,腦內沒有出血,沒有問題」

那也只覺得就說吧。沒有特別覺得鬆了口氣。因為跟以前由於蛛網膜下出血病倒時的感覺完全不同。

「根據症狀來說,是中暑吧」

醫生如此判斷,給打了一個小時的點滴。

躺在床上,越過點滴仰望著天花板,細細地思考著。

雖說是酷熱,都是室內的工作幾乎沒有去到戶外的自己為什麼會中暑呢?

大約10天前的巡演地點北海道的會場是沒有冷氣設備的ICE ARENA。

那天札幌竟然是125年來的酷熱。在那樣的氣候中,大約3小時,全身沐浴在即使是冬天的野外也會變得溫暖的燈光中進行LIVE。

ICE ARENA沒有冷氣也沒關係,平常的氣候下到現在好像也沒有特別發生過問題。活動負責人也是沒問題的吧地悠然著。

但實際在舞台上超熱。在彩排的階段就確信一定會不舒服,於是突然以T恤進行LIVE。結果,雖然發生了因換氣開窗讓烏鴉迷路的意外,觀眾沒有一個人倒下,順利地完成結束了LIVE。

雖然體力那樣消耗之後身體也沒有不舒服,但也許是原因也說不定。

還有一個是,自己家裡的空調清潔業者還要一個星期才能來的事。完全預約不到,拖到很晚。

離最後清潔空調過了段時間,為了喉嚨保養,全心讓TOUR成功,不開有可能散播黴菌的冷氣,每晚靠換氣與電風扇度過。

覺得完全可以忍耐。當然注意中暑的提醒也知道,所以水跟運動飲料喝了很多。那樣也贏不了今年的熱度。每晚盜汗溼答答地,前幾天開始感到頭痛。嘛,就是這個吧。

以前在大阪的主辦方,聽說B'z的主唱稻葉浩志先生,再怎麼熱為了喉嚨也不開冷氣的傳聞。在遠去的意識中,稻葉先生,今年請開冷氣哪地擅自祈禱著。

點滴結束從睡眠中張開眼睛,把新幹線的票改到最末班了的經紀人趕到病房。

「還好嗎!」

「不好」

和脫口而出的示弱相反地,身體已經恢復健康了。

結果馬上恢復食慾,當天就提前到了大阪,在大阪城HALL的兩天LIVE獲得成功。

已經不能再回去炙熱的自宅,經紀人訂了到空調清潔日之前的飯店。因為是自己付錢,就想反正以旅行的感覺奢侈一下,換成了休閒飯店。

並且,那天起的5天之間幾乎都休息,從地獄般的嘔吐截然一變,盡享涼爽天堂般的飯店生活。每天淨是點美味的客房服務非常快樂。

結果有點胖了。甚麼嘛。

創作者介紹

在可愛面前無條件投降

Haru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